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门户 深度观点 查看内容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美国】特朗普的拖延是对问责制的一次大规模攻击

2019-4-24 15:53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拖延白宫正在从多个方面对问责制发起攻击,以检验这样一种观念:总统必须对他所信任的公民负责。

 

特朗普的整个总统任期都在反抗那些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他的大多数前任的规则。许多法律没有明文规定,但被视为公认的总统行为准则,使他更容易践踏这些准则。

 

特朗普打破传统,要么无视要么蔑视既定的治理和个人透明度做法,试图在抵制外部监督的同时,最大化自己的个人影响力,巩固白宫内部的权力。


布伦南司法中心(Brennan Center for Justice)高级法律顾问鲁迪•梅尔巴尼(Rudy Mehrbani)表示:“这种情况引发了一些严重的问题,即白宫是否愿意遵守人们长期以来理解的民主治理规范。”

 

白宫可能试图阻止前白宫法律顾问唐·麦克加恩(Don McGahn)遵守众议院司法委员会(House Judiciary Committee)发出的传票,这是白宫最新的挑衅行为。该委员会要求麦克加恩配合调查可能妨碍司法公正的案件。

 

在周二接受《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采访时,特朗普明确表示,他无意配合众议院民主党人主导的调查——他明确表示,他不希望现任或前任助手在民主党人主导的小组作证。

 

他说:“没有理由再往前走了,特别是在国会里,党派色彩非常浓厚,很明显,党派色彩非常浓厚。”

 

川普补充说:“我不希望人们在一个政党作证,因为如果他们这么做,他们就会这么做。”

 

就在几个小时前,奥巴马政府错过了另一个民主党委员会周二提交6年纳税申报单的最后期限,这可能引发一场新的法律纠纷。

 

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努钦(Steven Mnuchin)在致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主席理查德•尼尔(Richard Neal)的一封信中表示:“尽管联邦法律没有规定对你的请求作出答复的最后期限,但我们预计在收到司法部的法律结论后,将在5月6日前向该委员会提交最终决定。”

 

民主党人辩称,对于一项联邦法律,政府没有提出异议的法律自由。该法律规定,财政部“应”向三名指定的国会官员“提供”任何个人的税务信息。

 

特朗普的律师正在寻求一项禁令,阻止另一个众议院委员会强迫他的会计师事务所交出与他的商业帝国有关的文件。

 

白宫刚刚命令一名被传唤的前高级官员不要出现在调查高级官员安全许可程序的众议院小组的听证会上。

 

众议院监督委员会主席卡明斯说:“基于这些行动,看来总统认为宪法不适用于他的白宫,他可以随意命令官员违反他们的法律义务,他还可能阻挠国会进行监督的努力。”

 

在中期选举前共和党占多数的日子里,由于缺乏一系列的监督,民主党人刚刚发出传票,要求麦卡恩就总统上周在穆勒报告中披露的可能滥用权力的行为作证。

 

白宫副发言人霍根·吉德利(Hogan Gidley)周二早些时候表示:“他们不想知道真相,他们想知道的是这位总统。”吉德利进一步强调了白宫的观点,即民主党的要求与监管无关,只是不公平的“总统骚扰”的一个例子。

 

最新的挑战

 

卡明斯:告密者害怕我们的共和党同僚

 


卡明斯:告密者害怕我们的共和党同事02:33

 

在过去几天里,白宫应该对国会和议员们所代表的选民负责的观点受到了最新的挑战。

 

从特朗普拒绝更公开自己的财务状况开始,包括他对外交政策的管理,以及他在白宫怠慢另一个审查机构——媒体的方式。

 

据《华盛顿邮报》统计,总统在任期间撒了8700多次谎,通常是为了避免自己的行为和言论带来的后果。

 

他对修建边境墙的行政权提出了有争议的要求,当时国会拒绝为其提供资金,公然无视宪法的理解,即掌握财政大权的是议员,而不是总统。穆勒的调查显示,特朗普命令下属向媒体和五角大楼撒谎,白宫和国务院现在很少定期发布简报。

 

2017年7月,白宫发言人萨拉·桑德斯(Sarah Sanders)被有关特朗普团队在前一年竞选期间与俄罗斯人的神秘接触的问题所困扰,她说,“我们每天都在尽我们所能提供最准确的信息。”

 

“我们的目标是尽可能做到透明。”

 

然而就在几个月前,正如米勒现在透露的,桑德斯对白宫记者撒了谎,她说“无数”联邦调查局特工告诉她,他们很感激总统解雇了前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

 

对透明度的公开侵犯要少得多。

 

有关特朗普内阁任命者与行业游说人士之间亲密关系的报道和披露,与总统有关特朗普正在抽干华盛顿沼泽的说法相矛盾。

 

他雇佣家庭成员引发了裙带关系的问题,他拒绝了参议院的两党合作,拒绝就《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贾马尔·哈舒吉(Jamal Khashoggi)在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被谋杀一事提交报告。

 

总统电视台的女婿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周二表示,调查“对我们的民主产生的影响要比俄罗斯干预选举严重得多”,这体现了政府对问责制的态度。

 

此外,特朗普毫不掩饰的另一个事实是,他绕过国会的另一项努力——他偏爱未经确认的“代理”内阁成员——是为了最大化自己的权力。

 

“我有点喜欢‘演戏’,”特朗普今年1月对记者说。“它给了我更多的灵活性;你明白吗?我喜欢演戏。”

 

未能任命代理国防部长帕特里克·沙纳汉(Patrick Shanahan)或代理内政部长戴维·伯恩哈特(David Bernhardt)等内阁官员,不仅否定了参议院的宪法咨询和同意功能。它耗尽了政府机构的权力,打击了投身政府事业的公务员的士气。

 

有些对抗是合乎宪法的

 


纳德勒:1点31分,起诉特朗普并不违反宪法

 

总统与国会之间的对抗已写入美国宪法体系,从许多方面来看,这都表明共享政治权力的体系正在正常运转。

 

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司法部长埃里克•霍尔德(Eric Holder)因未能交出与枪支非法销售丑闻有关的文件而遭到当时的共和党众议院的蔑视。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试图阻止高级助手就解雇联邦检察官一事发表公开证词,随后与国会发生了争执。

 

总统和国会在权力和行政特权的分配上也经常存在合理的分歧。

 

但特朗普拒绝遵守透明的基本准则的程度是如此普遍,以至于人们担心,特朗普可能会树立先例,重塑宪法中庄严载入的制衡原则。

 

民主党之间不断升级的法律战壕之战,其根源在于一场关于总统对选民有义务在多大程度上不受指责和怀疑的争论。

 

特朗普已经表明,他没有太多时间参加这样的仪式。

 

他对透明度的侮辱始于他上任之前,当时他拒绝向要求他公布纳税申报单的要求低头——几十年来,总统候选人一直遵循这一传统。

 

随后,特朗普拒绝完全脱离他的家族商业帝国,以确保他的经济和国家安全决策不会造成利益冲突。

 

这一疏漏导致法院对总统提起诉讼,指控其未能放弃对华盛顿酒店的所有权,违反了美国宪法中禁止官员接受外国馈赠或付款的薪酬条款。特朗普有可能被证明是正确的,但也无法想象其他任何一位总统会把自己置于这样的境地。

 

领导凯特兰·柯林斯没有现场弹劾杰克·塔珀尔

 


特朗普就财务记录问题起诉监督委员会主席02:21

 

特朗普最新的法律战是阻止他的会计师事务所公布商业记录,实际上涉及政府行政部门阻挠受宪法保护的监督。

 

该委员会希望这些记录能够调查特朗普的前律师迈克尔·科恩(Michael Cohen)的指控。科恩称,特朗普的前老板利用财务报表抬高企业资产价格,以获得贷款,或者在保险计划中淡化财产价值。

 

特朗普集团的律师艾伦·加藤(Alan Garten)称这张传票是“国会前所未有的越权行为”。

 

但特朗普和他现在经营这家企业的儿子们所面临的挑战,并没有表明他们认识到,当有人获得公众信任时,比如总统,他们也面临着在公共生活中不会面临的透明度标准。

 

总统把他的律师们送上法庭,再次激活了他作为一个大亨在参与数千起诉讼时经常沉溺的那种诉讼反射。

 

但他挫败众议院委员会的机会可能很小,因为他的律师依赖的是19世纪80年代的先例,1927年的一项裁决取代了这一先例。

 

特朗普的法律团队似乎经常在为特朗普匆忙做出的决定寻找追溯性的理由。

 

“我认为,如果你在字典里查一下‘绝望’这个词,你就会看到特朗普的法律团队拼命追随特朗普的突发奇想,”前联邦检察官吴珊珊(音)说,她不是CNN的法律分析师。

 

特朗普对国会审查的抵制,尤其是在他的总统任期内,可能是一个比当前这个动荡时期更持久的问题。一些分析人士担心,这可能为未来的总统——甚至是那些不像特朗普那样本能地习惯于测试规范的总统——提供一个利用先例。


梅尔巴尼说:“我们从川普身上学到的是,行政部门内部存在着大量的机制,这些机制之所以得到遵守,并不是因为过去的先例和人们对这些机制的期望要求他们遵守法律。”

“如果这种期望不复存在,那么滥用的可能性就非常大,所以我认为国会有义务做出回应。”

    原作者: Stephen Collinson 来自: C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