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门户 项目动态 查看内容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新通证经济系列论坛:回到基础去探寻通证的含义——通证即社区货币 | 第三期

2019-7-24 19:11

本期论坛由驻场嘉宾通证经济实践联盟发起人郭强先生对话方军,带大家重思通证经济——通证即社区货币。

7月23日晚9点 新通证经济系列论坛第三期于“新通证经济之无名高地”直播群如约开论,由驻场嘉宾通证经济实践联盟发起人郭强对话方军,本期对话嘉宾邀请到快知实验室合伙人/火币大学顾问合伙人方军先生,方军先生同时也是通证经济实践联盟联合发起人,2019年1月出版区块链普及读本《区块链超入门》

本期论点:

通证经济模型:超越金融,走向应用

通证经济和互联网:在互联网平台基础上发展

通证设计的三要素(价值,业务,发行)

通证发行的演变:FCOIN/ALGO的含义

通证定价:二级市场价格之后的通证定价

郭强:通证经济是金融创新吗?通证经济,我们讲激励模型,去形成协作的平台-dac自组织商业体,这个incentive是靠金融(多巴胺)实现的吗?

方军:通证肯定是离不开金融属性的,但我想,过去两年的起伏之后,去年我说的观点没有变,区块链应该走的是跟互联网一样的路,最终是靠有用来发展壮大的。通证经济,应该“超越金融,走向应用”。

我们的讨论,可以从通证是什么来说起。

过去两年的时间里,很多人都在思考的是,通证/Token/Coin是什么?说它是“加密数字货币”,这是一个定义吗?说它是“权益凭证”,这是一个定义吗?去年底到今年初,有一段时间很多人(包括我)在讨论security token,试图用通证来代表公司权益。

现在,我逐渐地形成了一个看法,如果回到比特币,回到现在已经有的那些还不错的币,几乎所有的通证,都是代表某一个社区里的价值。

郭强:互联网确实经过30年的实践,已经完全社区化了,圈子套圈子,现在干什么,裂变什么的,都是要靠社群。

方军:当我们想要用通证来代表社区的价值时,我们会发现,我们能够用财务报表来把社区价值评估出来吗?我是觉得三张财务报表是做不出来的。这使得我们要用通证来代表社区价值,评估它的总权益/然后分成很多份,来用通证表示,这条路怕是走不通。

我们可以看看微信公众号/公众平台这样一个超大型的社区,这个社区里面,自然有腾讯微信,还有很多的微信公众号,有很多的公司、个人。有办法评估出来这个社区的价值,然后用一个通证来代表吗?没有。

因此,如果要用通证来表示社区的价值,有效的方式的确是货币的思路,用它来指代社区里的某种可以表示的价值。比如微信公众号生态,粉丝数是一种,阅读量是一种,在看数是一种,小程序日活是一种,知识付费交易额是一种,就看用通证来指代其中的某一种了。

这就是我思考的一个阶段性结论,区块链会把互联网平台的业务模式往前推进,变成共享的社区,而通证,实际上是“社区货币”。

社区货币它可以用一些货币金融学的理论和模型来分析,但每一个社区货币,没那么多财富价值。说货币,很多货币的理论和成果就可以用进来,但它又不是说起货币我们想的那个,它没那么有价值。

过去几年的问题之一,是把一个TOKEN代表的财富价值看得太重。就像在一个公司里,如果所有人天天看着股价波动,算着自己拿的那点期权现在多少钱了,大家在一起能干好活吗?

看了那么多书,关于数字货币/虚拟货币,我最喜欢的是一个爱玩游戏的年轻经济学家爱德华•卡斯特罗诺瓦写的《货币革命:改变经济未来的虚拟货币》,这是研究游戏币的书,不是研究加密数字货币的。我喜欢他是因为,他扩大了货币的范围,把积分、优惠券、游戏,都看成是广义货币,也许就是“社区货币”

他也扩展了货币的三大功能定义,在交易中介、计量单位、价值储藏之外,给了第四个功能:为人们带来愉悦。过去社区的积分,游戏里的道具、金币,我们写博客别人的trackback,的确是愉悦为主。

到这里,就是我对通证的基本认知,通证,是“社区货币”。

通证经济,我想在国内有三种观点:第一是邹传伟在那篇流传很广的论文里面写的,账本范式和token范式的经济学分析。账本,能够计量的东西有限。而采用了token范式,可以计量的东西就开始大幅度扩张了。我想,这个区块链圈子的人都已经感受到了。

第二种观点,是孟岩老师的观点,他是给出通证这个名字的人,也是说起通证经济大家会想起的人。我们看到他很多的讨论是在把通证放到应用逻辑里面去。

第三种,是通证经济实践联盟的观点。刚才的报告里有两个图,第一个图是郭强总画的,大家一起最终修订出来的。第二个是DAC和互联网平台这个概念模型。

郭强:各家观点其实都有其一致性,就是通证,可编程的价值表示,进一步让互联网改变我们的生活。

方军:我们最近的感受是,如果把通证看成是社区货币,只要社区有基础价值,基础价值在增长,那通证经济模型都是没什么问题的。我们做通证设计,可以把注意力回到数量上去。这里说两个案例,现在通证设计的难题,看起来难点是价格。

但要注意的是,价格和数量是耦合的,关键不是价格,关键是数量,因为我们可以调节的不是价格,是数量。

一个例子是我想很多人都曾经关心的FCOIN案例,我们也关心过。有个基本的工作,外部人都没做,前段时间我们终于做了一下,就是把去年6月份到8月FCOIN销毁未解冻部分、停止交易挖矿之间的所有分红公告看了一遍,把数字摘出来做成一个图表。

FCOIN的发行数量和价格是耦合的,交易费兑换成FT返给用户。看这张图,我们可以看到,6月29日,这是FCOIN第一次危机,这一天由于价格暴跌,增发量4亿FT,这在当时可能超过了它最初的预期。

郭强:token的价格,而不是价值,还是来自交易,供需不平衡,导致崩盘。

方军:到了8月10日时,第二次危机已经拦不住了。价格跌到底,10日、11日,每天分别增发了2亿。这个时候,除了踩刹车,没有别的路了。这对FCOIN来说也是好事,就是它结束了1.0,开始积蓄力量进入2.0状态,也就是正常的交易业务,正常的通证治理。

我们都模模糊糊感觉到了它当时的问题,这个简单的历史数据梳理,帮我们看到,通证的问题,是价格和数量的关系平衡,关键是我们可以掌控的数量。

第二个例子就是比特币的例子,到今天,比特币的通证经济模型依然是最有效的模型。比特币其实有两个价格,一个价格是矿工挖矿价格,一个是二级市场价格。我们都听说过跌倒挖矿价格,矿工要停机的事,但大家看看,现在挖矿平均成本3000-4000美元,二级市场价格1万美元,这样的价格差竟然可以一直在。

现在谁做了一个通证模型后,能够对抗二级市场价格?很多通证项目的失败,就是二级市场价格成为它的主导,自己的通证模型无力再对抗二级市场价格了。好的通证模型,是应该能够做出这样的价格差出来的。

FCOIN我们要研究它的一个理由是,当时在交易挖矿时期,它也做了一个价差出来了,最粗暴地计算,是挖矿可以拿到6折的FT,如果用上邀请的20%返利,可以对倒把折扣做到五点折。

郭强:货币可以炒,这个怎么理解?

方军:通证的设计,就是怎样调节价格和数量,形成一种“内部可用,外部可炒”的社区货币。如果外部炒到不可用,这样的通证会很失败。如果只是要中心化背书、兑换,内部可用,那有很多办法,像Facebook Libra就是典型的中心化方法。有波动,但波动又没那么大。不会突然贬值成为废纸。

郭强:libra是全储备和节点治理,应该也不能说是中心化。

方军:libra就看最终能够去facebook到什么程度,如果它不能退到没那么大影响力,那还是很中心化。现在是100%,就看什么时候降到50%以下。

最近看了很多通证的设计,关键都是价格和数量怎么搞。另外,过去的很多假设也变了。比如,曾经有一个很强的假设是,通证发出来,就不能再变规则了。究竟能不能变呢?FCOIN的销毁未解冻部分,是变了。最近BNB改变销毁策略,实际上直接缩量到10800万,其实也是变了。

郭强:token供需的设计,价值的创造,你看到最近大家有什么创新吗?币圈就是玩法的不断创新,但是,我们仍然没有看到像互联网那样实在的商业落地这是为什么?

方军:可用这张图来理解最近看到的创新。

方军:第一种创新,实际上是回归比特币原初的方式,就是第一刻,谁手上都没有,即便有预分配,也是同步解冻。

第二个创新,就是把预售和发行机制联动起来。创新一与创新二,在最近的algo荷兰式减价拍卖,都体现得很明显。algo的拍卖出现问题,是它的一年后90%回购有问题,不是拍卖机制有问题。荷兰式拍卖可以对抗二级市场定价。

第三个创新,我想平台币创造出来的“烧毁分红”是很公平的机制,一个社区有了价值,怎样公平地分配到所有人手上去呢,烧毁分红是有效的。当然能用第三种的不多,因为大部分项目现在没盈利。

但随着更多好的 、有盈利的互联网平台开始应用区块链和通证经济,烧毁分红,也许会成为一类最佳实践。

在这张图上,把流通量供给曲线画上去,是因为我们发现,能够做出这样的数量曲线的,还是太少。大家一定觉得这个很眼熟,比特币这个典型的供给曲线,在通胀发行阶段,可能依然是通证设计的好选择。等到发行结束,进入通缩阶段,那个曲线好的样子应该是什么样,我们还不知道。

郭强:这些有盈利的互联网平台,发行平台币的逻辑是什么?

方军:有盈利的互联网平台,发行积分,可以更好地激励社区。比如,在淘宝里,究竟是差评有效,还是某种累积起来有价值的积分有效呢?我们还不知道,但差评很明显效果已经没那么好了。

又比如,有盈利的互联网平台,发行某种明确代表价值的社区货币,可能会让内部的经济系统更顺畅。其实在共享经济里,早就有了,打车充100返120,里面的120,已经不是人民币,而是钱包余额了。比如在京东,它发行的各种有限制条件的优惠券,也是社区货币。

郭强:所以,社区货币不一定是去中心化的,能够实现某种激励机制就可以了。

这些积分,和去中心化有什么关系?这个传统的互联网公司就可以做,不需要区块链?

方军:是的,原来有很多中心化的,现在有了去中心化、去信任的可能性。

用了区块链,积分和优惠券,就可以扩展出一个平台的势力范围。在一个平台里,大家都相信平台。出了一个平台,大家相互之间缺省是不信任的,那采用区块链和通证,可以进一步降低交易成本。

郭强:我一直觉得交易所的平台币是很有问题的,你怎么看?

方军:说到交易所的话题,我觉得可以这么看,(众多)交易所,是整个加密数字货币社区的小中心,在加密数字货币社区里,没有绝对中心。至于到单一交易所的生态,那比共享经济平台要中心化得多。

郭强:所以,局部的中心化不影响全局的去中心化。

方军:是的,一群人在一起开party,自然会围成一个个小圈子,每个人都自己呆站着,好像没什么意思。

郭强:非常感谢方老师干货满满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