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门户 黑乌鸦事件 查看内容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暗网帝国丝路覆灭记:FBI探员都被拉下水的比特币迷局

2018-12-19 15:25

  这是一个关于自由与梦想,堕落和坚守的故事。

自由主义信仰者成为黑暗帝国的主宰;

FBI明星探员沦为金钱的奴隶;

初出茅庐的警员,是真相最后的守护者。

他们三个人的命运,被比特币串起,在暗网丝绸之路里上演。


1、DPR


“当丝绸之路引起美国参议院的注意时,我知道我已经唤醒了这个星球上最庞大和最不可触怒的武力组织。”

2011年,已经有了“匿名版亚马逊”“美誉”的暗网丝绸之路创立者“DPR”,在日记中写下这段话。


“DPR”代表着丝绸之路最高管理员的身份,这三个字母是恐怖海盗“Dread Pirate Roberts”的缩写,来源于一部1987年《公主新娘》的电影。

2013年7月,丝绸之路在冰岛的服务器被发现,警察冲到丝绸之路客服Green家中。在被捕时,47岁的Green惊恐的高喊着:“请不要抓我,DPR知道我的一切,他会杀了我!”


在Green眼中,DPR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老板,也是一个非常难相处的领导,如果约定好了一个TorChat时间,Green迟到一分钟就会被他喋喋不休的责备。

“除了圣诞节不给礼物以外,DPR还是很大方的,他会让我参加扑克锦标赛,并且会提供充足的资金让我玩的尽兴。”在一次采访中,Green透露了更多关于DPR的细节。


但Green不知道,会“杀人”的DPR创立丝绸之路的初衷,只是想借助比特币的加密特性,去做一个跨国的自由贸易市场,并进行一场国际化的乌托邦运动。

但随着比特币从0.025美元上涨到150美元,这个自由主义的梦想早已销声匿迹。


这是一个发生在比特币诞生之初的故事,在这个裹挟着毒品、武器和色情的暗网上,自由革命绽放又枯萎。

随着比特币匿名性围墙被破解,“DPR”的真实身份浮出水面,而三个主角,也走向截然不同的命运。


2、命运齿轮的前奏


故事要从一个叫罗斯(Ross Ulbricht)的男孩说起。

罗斯出生于1984年3月27日,是标准的“别人家的孩子”。


在孩童时期,他参与了美国的童子军计划,拿到童子军的军衔职位。这一名誉,在美国只有4%的童子军能够取得。

2006,罗斯成功考入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攻读“材料科学与工程”的硕士学位。


“他是如此优秀、友好、富有同情心、有爱心,他非常理想主义,我经常听到他对我说,如果我的死亡可以推断人类的进步,我将愿意燃烧我的一生。”罗斯的母亲Lyn说。

但她不知道的是,“乖巧”只是罗斯的伪装。 

▲罗斯的父母


罗斯从小就不安逸,在读研期间,他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研究出一套毒品的提炼技术,“我找到了致富的好方式”,他向女友Julia Vie炫耀道。

在大学期间,罗斯已经开始销售自制的毒品,赚取了不菲的收入。


除了忙着“致富”,据罗斯的朋友回忆,罗斯还对自由主义经济力量产生了兴趣。罗斯曾在自己LinkedIn的简介中写下了自己的经济学观点:

我想用经济理论作为废除人类强迫和压迫的手段,正如奴隶制在任何地方都被废除一样,我相信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暴力、胁迫和一切形式的非自由限制都可以结束。


而这些看似不经意的选择和言论,却成为罗斯专项极端自由的暗网的前奏。

在罗斯沉迷在贩毒致富的时候,故事的另一个主角,塔贝尔(Tarbell)还在大学当着举重运动员。


但塔贝尔真正的梦想是成为一名警察,他计划着,读完大学之后,就去报考计算机科学的硕士,继续朝着警察事业的方向发展。

不过,警察的工作也有烦恼。虽然已经获得了无数荣誉,缉毒局老牌特工卡尔(ForceCarl Mark Force)已经被多年的缉毒工作磨灭了热情。


整个缉毒局都在争权夺势,卡尔也被裹挟其中。

当然,更严重的是,常年的卧底生活几乎摧毁了卡尔的意志。每一次的危险游戏,都让卡尔沉迷其中,无法从扮演的角色中脱离。

“我应该做出些改变。”卡尔对自己说。


3 、“丝绸之路”诞生


2009年,罗斯顺利拿到硕士学位,回到了他出生的城市奥斯汀。

他曾选择了利用大学期间出售毒品的钱,去进行自主创业。但是,在法律规则内的生意,已经提不起罗斯的兴趣。他沉迷在制毒贩钱的快感中,几次的创业尝试,都以罗斯自己的放弃告终。

而拥有美国童子军军衔的罗斯,深知美国政府对毒品管制的严格程度。所以尽管当时罗斯可以利用毒品来进行生活开支上的盈利,但却并没有大规模进行展开。


不过,机遇很快出现:罗斯从一个“客户”口中,知道了“比特币”的存在。

起初,因为自己对自由经济学的崇拜,罗斯被比特币“价格完全受市场需求程度影响”的设定吸引,他很快爱上了这个当时并不起眼的新玩意儿。


但2010年,随着比特币开始获得“价格”并成倍增长后,毕业快两年依然一无所成的罗斯突发奇想:为什么不利用比特币的匿名性,去建立一个基于比特币的地下网站?

这个想法并非鲁莽,因为在断断续续的毒品贩卖中,罗斯了解到“美国联邦对毒品买卖的打压基本全部失败”。


2011年1月,罗斯在美国海军研究实验室为保护美国情报通讯所建立的暗网Tor上,创办了一个名为“丝绸之路(Silk Road)”的商店。

罗斯用恐怖海盗的缩写作为化名——DPR。


丝绸之路,是第一家支持比特币交易的暗网商店。匿名的比特币和匿名的Tor网络,这完全符合罗斯对自由经济模型的追求。

在最初,罗斯曾预想了一个“后数字经济”状态,他要将丝绸之路打造成第一个朝着自由主义天堂前进的市场。


在隐秘的暗网,罗斯悄然开启了狂欢的盛宴。

在丝绸之路建立不到2个月时,丝路上买卖的毒品就已经扩展到哥伦比亚可卡因、阿富汗4号海洛因、草莓迷幻药、Caramello 、Mercury的可卡因片、XTC、摇头丸(MDMA)和黑焦油海洛因等多个品类。


6月,一位匿名的毒君子在Gawker上分享了自己在丝路上的购买经历:“和线下交易相比,上面的毒品不仅便宜,而且收货的过程也会通过第三方物流配送,所以即便盒子里的商品被发现,你也可以用不知道是谁邮寄的理由逃脱法律的审问,这个过程真的太棒了。”


这段话发出后,丝绸之路的访问量大幅增加。

随着丝绸之路的崛起,那一年的比特币价格也创造了17美元一枚的历史高位。


因为中本聪创造了比特币,罗斯在暗网用另一个身份DPR让比特币真正的流动起来,所以,罗斯也通过DPR获得了部分比特币爱好者的支持。

在那个年代的加密爱好者眼中,丝绸之路创始人“DPR”,是和中本聪等同重量的名字。


但是,随着丝绸之路进一步壮大,在比特币带来的财富冲击下,这个曾想建立自由帝国的国王,却慢慢滑向了恐怖主义的传教中。


4 、“马可波罗”行动


“大家需要知道,我们运输的邮件中发现有毒品,并且这些毒品来自一个叫做‘丝绸之路’的地下市场”。

2011年6月,正在戒酒、逼迫去教堂的卡尔,正在一个跨部门的会议上昏昏欲睡,但“丝绸之路”这个名字,让卡尔瞬间从颓废的状态中兴奋了起来。


因为在前几天,卡尔就曾通过一个毒瘾君子在Gawker上对丝绸之路的购物体验分享,而关注到了这个网站。

实际上,在丝绸之路诞生之后不久,美国的各执法部门已经察觉到丝绸之路的存在,并开始试图破解它。


只是,在比特币和Tor网络的双重加密下,美国执法部门第一次无从下手。

而卡尔参加的这场会议,是专门针对丝绸之路调查开展的跨部门会议,与会人员分别来自FBI、缉毒局、税务局、国家安全局、美国邮政。


“美国缉毒局、FBI、国家安全局、税务局、特勤局和美国邮政局的职员就设法打入进了该组织内部,那时的丝绸之路就像一块肥肉,许多机构都争抢着希望破解它,但是没有人能够成功。”卡尔曾经回忆。

和卡尔一样,塔贝尔也在关注这个新崛起的“丝绸之路”。


此时的塔贝尔已经如愿进入纽约警察的办公室,正在全力追查一个名为“Lulz安全(Lulz Security)”的黑客组织。

Lulz曾发动一个名为“反安全行动”的攻击,并在2个月内成功袭击了中央情报局,美国参议院,任天堂和索尼等多家机构。


2011年6月,塔贝尔成功追查到了Lulz的联合创始人subu,也在警察部门建立了自己的声望。

而这次声望,也将塔贝尔卷入到了丝绸之路的漩涡中。


2012年1月份,随着丝绸之路进一步状态,美国国家安全局计划聚合多个执法部门,共同实施了一项针对丝绸之路的深度调查行动,代号——马可波罗(Operation Marco Polo)。

缉毒英雄卡尔和警界新星塔贝尔都被召唤其中。


只是,随着犯罪调查的深入,两人最终分道扬镳:一人成了英雄,一人成了共犯。


5 、探长的堕落


2012年1月,卡尔带着丰富的缉毒经验开始了丝绸之路的调查中。那时的他并不知道什么是比特币,也并太理解这个数字货币为什么会有人出10美元来购买它。

他的心中只有一个目标,抓住这个名为“DPR”的神秘男人。


为了深入敌后,卡尔开始了卧底行动。

他留起了长发,打了耳洞,带了浮夸的耳环,并在背上刺了一个部落的刺青,伪装成了一个多米尼加共和国名为Eladio Guzman的毒品走私贩者。

卡尔为Eladio Guzman在丝绸之路上取名为“Nob”,并在美国对毒枭的通缉档案,创造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可信故事。


▲美国的囚犯查询网站


在所有的伪装信息完善后,卡尔调查了丝绸之路的一些信息。

卡尔了解到,丝绸之路,只是一个信息中介,也面临着不少诈骗者骚扰。最常见的,就是收到比特币的付款后并不发货。


于是,2012年4月,卡尔通过政府配发的老式电脑,给DPR发了一封信。

卡尔在信中主要写了两部分内容:一个是希望用上千万美元来购买丝绸之路;另一个,是给DPR的建议,”丝绸之路上的商品需要一次大规模的整合,以脱离现在零碎式的发展状态”。


DPR很快给予了回复:“我认为丝路的价格应该是十亿美金,而不止几千万。不过,你后面的建议很有参考价值。”

事实上,卡尔的建议十分契合DPR,也就是罗斯的需求。因为当时的丝绸之路面对用户暴涨,已经十分面临十分紧迫的升级需求。


双方的观点不谋而合,卡尔和罗斯的交流也越来越多。

罗斯曾向卡尔坦言:“丝绸之路对于我来说,不仅仅是一个生意,它是我生活的一次变革,并且已经成为我工作生活中的一部分。”


而卡尔则扮演了罗斯“导师”的角色,他和罗斯讨论创建一个和“丝绸之路”平行的网站Masters of Silk Road,建议罗斯给丝绸之路建立一个“信任中心”的支付架构。

当然,双方的交流都是匿名的,是丝绸之路创立者“DPR”和大毒枭“Nob”在交流。


他们像大学新生互相熟悉对方的感觉。DPR鼓励Nob去学习古生物学,Nob建议DPR不要看《蝙蝠侠》,邀请他去LA……

实际上,即便不知道DPR的真实身份,卡尔的卧底行动到这里已经可以完美收官。


因为罗斯听取了卡尔“信任中心”的建议,在冰岛建立了丝绸之路的比特币版的支付中心服务器,让塔贝尔发现了丝绸之路的信息漏洞,给了罗斯致命一击。

但卡尔并没有在此收手,凭借着对丝绸之路的升级贡献,他得到了罗斯的至高信任,一跃成为丝绸之路社区的顶级玩家。


此时的卡尔也了解到了这个以去中心化和匿名特征为价值的比特币,并在比特币的价格快速增长中,成为了比特币的原始信徒。

在成为罗斯的左膀右臂后,卡尔会经常负责一些丝路网站的采购工作,当罗斯拿出更多的比特币来打赏卡尔时,卡尔并没有将这些收入进行汇报,而是心安理得的将比特币流入了自己的口袋。


因为卡尔清楚的知道,比特币这个匿名的去中心化系统,依然让整个美国国家安全局束手无策。

2013年,随着比特币价格的提升,这些比特币为卡尔带来了上百万美元的收入,卡尔也因此真正体验到了国际毒枭挥金如土的生活。


习惯了富裕,又怎甘回归贫穷?这种财富游戏会像毒品一样让人上瘾,卡尔因此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所以,即便卡尔在2013年和罗斯进行过会面,卡尔也并未对罗斯进行逮捕,而是依然乐于享受他在双面角色的扮演中继续获得私有财富。


事实上,身为双面间谍,卡尔曾利用另一个匿名的黑客身份威胁过罗斯。

2013年5月,一名黑客曾使用技术手段关闭了丝绸之路一周时间,所以罗斯曾被迫向那名黑客每周支付50000美元的“保护费”,来寻求丝绸之路的稳定运行。


但让罗斯所没有想到的是,这名黑客背后居然会有他的“知己”卡尔的影子。

为了继续享受奢靡的生活,卡尔甚至多次将警方对丝绸之路的调查进展透漏给罗斯。


而卡尔的这些犯罪记录,都一一记录在由他提出的建立在冰岛的“信任中心”上。


6 、极度自由的深渊


继续回到我们故事的主角——罗斯身上。

2012年,随着时间推移和财富的积累,罗斯渐渐陶醉在他自由主义传播者的身份中。


为此他还创立了一个读书俱乐部,在这里读者们可以自由润色丝绸之路社区的教条,讨论可预见的未来:

现在的政府是否犹如历史,有个权利至上的法老和奴隶军队。


而罗斯也一直颂扬丝绸之路的信仰已经走在时代前列。他认为,毒品自由就代表着他所追求的自由,“非常感谢你们的信任、信赖、喜爱,我们提供的是关怀不是毒品”。 



俱乐部成员都很崇拜罗斯,部分狂热份子坚信,罗斯的名字会留存在历史著名人物之中。

此时,罗斯俨然已经成为了他们心中的“自由神”,并在这种传教主义的渲染下,让丝绸之路的名声也越来越响。


但罗斯可能尚未发觉的是,这个自由帝国也早已并非当初的乌托邦,而是在犯罪分子的聚集下,由毒品贸易,演变成为了一个国际性的暴力机器。

一个名为FriendlyChemist的用户曾勒索过罗斯,而那时的丝绸之路已经扩展出了买凶杀人的业务。所以罗斯曾通过高额定金雇佣过一位名叫Redandwhite的地狱天使的成员,来杀死这名威胁者。


而这种杀人游戏,罗斯玩了不止一次。

但杀人游戏的残酷和暗网后面所带来的国际性人口贩卖相比,也仅仅只是暗网罪恶的九牛一毛,因为正是罗斯在自由传教中所建立的丝绸之路,点燃了暗网人口贩卖的星星之火。


据国际刑警组织的报告:2007 年全球每年的跨国人口贩卖仅仅只有 80 万,但这一数据由于暗网和比特币生态的繁荣在 2015 年已经增长到了800万。


据一位暗网的毒品买家在比特币社区发帖介绍:“今天的暗网上面,你可以经常看到一些从战乱国家被拐卖的漂亮女孩,她们往往售价只有30万不到”。事实上,仅仅澳大利亚这样一个人口几千万的国家,其每年失踪的年轻女孩人数已经高达十多万之巨。


虽然这些女孩并非全部会通过暗网进行贩卖,但比特币和暗网的崛起,却为这种人口交易提供了信息中介和跨境结算的便利之门。

一位国外学者分析:人口贩卖在暗网快速发展的原因在于,在过去 10 年,打击人口贩运犯罪时,世界上约 40% 的国家极少有人获罪,甚至泰国、印度等国家的军方还为人口贩卖提供了“国际关怀上的照顾”。


因此在比特币和暗网的隐秘交易及其巨大利益的驱使下,让很多组织铤而走险,进入了这个覆盖全球的黑市产业链。

如果世界上会有一个时光机,可以让一个2018年的人去告诉幼年时曾经说出“如果我的死亡可以推动人类的进步,我将愿意燃烧我的一生”的罗斯,今天暗网已经成为毒品、暴力、人口买卖的天堂。


那么,这个曾经开启了“奴隶贩卖”之门的男人,还会在2011年继续写下“DPR”三个字母吗?

这个假设曾在一次采访中得到过罗斯的否定,因为罗斯认为,从比特币出现开始,DPR就注定会出现,他可能不是我,但一定是某个为了利益的人。

而当时的罗斯,沉醉在他畸形的自由主义梦想中,他是黑暗帝国的主宰。


7 、乌托邦的破灭


和罗斯、卡尔的奢靡不同,塔贝尔正在忍受其他部门的嘲讽。

2013年,在探索丝绸之路网站、论坛、爬虫Reddit和丝绸之路社区成员之间的聊天记录等众多信息后,塔贝尔的和他的团队,依然一无所获。


▲网络调查员塔贝尔


事实上,在塔贝尔之前,没有探员是通过“电脑”破案的。毫无进展的工作,让塔贝尔的团队身心俱疲。

不过,这些打击并没有让塔贝尔放弃努力,而这份坚持在罗斯日渐膨胀的自信下,终于得到了回报。


2013年5月的一天,一位神秘用户在Reddit的一个帖子上,对罗斯进行了警告声明:丝绸之路的IP地址存在漏洞,有一定的可能性让美国安全局找到其可见计算机,并附上了其漏洞出处。

但2013年时的罗斯,作为一个常年受到各种警告的狂傲人物,他并没有将这一警告放在心上。


而塔贝尔却对这一内容颇为上心,他抽丝剥茧,成功锁定了2012年卡尔建议罗斯设立在冰岛“信任中心”系统的核心服务器。

因为罗斯的自负,2013年7月21日,在塔贝尔登陆冰岛的时候,数据中心还依然保存着丝绸之路上近六个月的支付信息。


通过这些数据,塔贝尔直接锁定了隐藏在旧金山的丝路成员Curtis Green。

不过,当旧金山警察进入Curtis Green的家中时,他们却发现Curtis Green并不是丝路的创始人DPR,而只是DPR安排在世界各地的一名丝路网站客服人员。


Green并不知道DPR是谁,所以监禁两周后,Green便被释放。

但出于绝对安全的考虑,罗斯并没有打算放过Green,他雇佣了卡尔去杀死Curtis Green。


也因为Green被捕,罗斯、卡尔、塔贝尔,被丝绸之路聚集的三个人,终于开始了正面的交锋。

双面间谍的卡尔没有真正杀害Green,他只是抹去了Curtis Green在法律上的存在身份。在向罗斯汇报结果时,已经隐约感受到危险的卡尔,建议罗斯能去其另一个地方进行避难。


▲丝路上面售卖的假身份证


罗斯明白了卡尔的警告,他飞往加勒比地区的避税天堂多米尼加,并尝试着申请了“经济公民身份”。

除了逃跑,罗斯也在秘密培养继任者,他创建了一个名为Staff Chat的特殊论坛,只对精英管理员开放,包括Batman73,Inigo和一位名叫Cirrus的新人几个月后,这个团队创立了丝绸之路2.0。


但自负让罗斯低估了FBI的办事效率,罗斯将很快见到他的“狂热研究者”塔贝尔,并将被他亲手送进了美国最牢固的监狱。

在一个政府因债务上限给所有警察休假的日子里,罗斯被他的“狂热研究者”塔贝尔所带领的部队进行了逮捕,并通过FBI巡洋舰送进了美国最牢固的监狱。


8 、国王被摘下王冠


那是一个星期六的晚上,罗斯的别墅刚刚结束“即兴胸围派对”,瞬间被几十辆警车所包围。

很快现场便没有了酒精的味道,而是充斥着持枪的警察,现场的氛围格外压抑。


塔贝尔,终于见到了化名为DPR的国际第一大毒枭罗斯——一个削瘦、帅气、笑容腼腆、不满29岁的年轻人。


▲DPR罗斯


对罗斯行为的2年多研究,塔贝尔更像是罗斯的一位知己,他们谈了很多想法,罗斯甚至半开玩笑的问道:我可以通过2000万美元来换取我的自由吗?

在罗斯被捕的第二天,美国安全局关闭了丝绸之路的服务器,并留下了:“这个隐藏的网站已被联邦调查局查封”的字样。


几分钟后,Reddit就爆发了。没有人敢确定这个玩笑的真假,但此刻那个神秘的自由之神已经凋零。

这场滑稽的乌托邦实验,最终在联邦调查局由盖尔贝尔签署的长达39页投诉中,宣告了结束。


而堕落的探长“卡尔”,在2015年,与美国缉毒局一同成为被告。尽管卡尔坚称“我没有罪”,但法院已经判处卡尔长达数年的监狱生涯。


9 、最后的谜团:丝路尚未破解的疑云


事实上,作为美国历史上最大的贩毒案件,丝绸之路的逮捕过程没有任何媒体的参与。

而在罗斯被公诉的那天,那些DPR的曾经信仰者,都在用自己的方式进行着抗议。其中一位出席了公诉法庭现场的追随者,甚至当庭对罗斯喊道:“你是个英雄!”


在丝绸之路距离2013年破获至今,尽管以及过去了5年光景,但这个这个案件依然有很多谜团。

2013年8月14日,罗斯曾面对美国知名媒体福克斯采访时直言:“我并不是丝路的创建者,当年我从一个神秘人手中买下了丝路,并和他成为了好朋友。”


而对于丝路上曾经写下的自由宣言,罗斯也只是给出了这是DPR宣言的答案。事实上,在丝路破获后的不到4个月内,丝绸之路2.0就已经重新建立,而在此后的日子里包括梦网和其他黑市,都在2013年以后陆续建立。


这种暗网黑市快速复燃的响应背后,美国安全局一直怀疑,罗斯和暗网黑市背后有几个通过投资比特币获利的共同股东。

2013年12月,在罗斯被被捕后,比特币耶稣——罗杰向罗斯捐献了16万美元,以帮助罗斯雇佣了辩护律师。



在接受采访时,比特币耶稣曾向媒体直言:如果罗斯是DPR,我将自愿为他的伟大实验提供帮助,如果他只是一个为丝绸之路提供技术的普通人,我想他应该免于被政治家和执法进行暴力威胁。


而罗杰为罗斯筹款后,罗杰一度被列为了暗网黑市的股东嫌疑人。

而在上个月的BCH分叉战争中,罗杰的反对派澳本聪曾在Twitter直接爆料:“罗杰带给比特币的只有肮脏的暗网黑市。”


▲对澳本聪的调查文章


不过,有趣的另一个事实是,在Andrew O’Hagan所发布的一篇关于澳本聪的调查文章中,也有一些单方面的证据表明,澳本聪曾和罗斯有过亲密接触,并在一定概率上涉足过暗网。

毕竟,这场以区块链技术为糖衣的乌托邦运动下,与其相信比特币的自由神话,不如相信人性的必然丑陋。


而在DPR的代号下,“恐怖海盗(DPR的译文)”和“中本聪”也只是绝对利益的另一个延续。 

    原作者: 31QU 来自: 挖链网
    文章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