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首页 黑乌鸦事件 查看内容
  • QQ空间

他凭什么能在嘉楠耘智办公楼里堂而皇之的割韭菜?

2020-8-24 12:09

 

在俗世中的我们经常能听到一句话:时间能抹平一切。

 


但在网络世界里,我们也经常能听到一句话:互联网是有记忆的。


而在币圈这个特殊的金融行业里,我们经常能听到的却是:善恶终有报,苍天饶过谁。


对于那些被割了却没法为自己讨回公道的韭菜们来说,他们的希望只能寄托在一句话上: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近期不少陈年旧案都被翻出来了。


比如两年前在OK被爆仓的用户和OK打官司,并且打赢了。这对于深受OK之害的合约用户来说,是个超级大利好,但对OK来说,却要面临更大的维权和诉讼压力。

 

比如两年前跑路的神奇少女王凯歆已经被立案调查。代投跑路明显涉嫌诈骗和违反94禁令,卷款1.5亿跑路终究是要付出代价的。


又比如三年前割韭菜的项目,韭菜们至今还在维权,并且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这也是良心哥今天要说的重点。


如果你是老韭菜,估计对于17年的明星项目ugc还有点印象,毕竟当时包装的非常到位。


如果你是新韭菜,则可以通过这段长达三年的维权史,再审视一下自己,到底算不算合格的投资人。


让我们把时间拨回2017年。


相比于现在的行情,有无数人在怀念17年,觉得那是个遍地黄金,弯下腰就能捡钱的年代。


只要你敢发币,就有一堆人撵在你屁股后边给你送钱,而且生怕你不收他的钱。


现在想想简直荒唐。


当时张扬肯定也有这种感觉。


不过在17年的时候,ugc还不叫ugc,而是叫ugt。


作为创始人的张扬,有着从12036验证码团队出来的光鲜履历,估计张扬的教师父母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家培养出来的高材生儿子,竟然会走上诈骗之路。


在2017年的时候,张扬发行了ugt,总量一个亿,其中50%用来做ico。这个比例已经远远超出正常的范围了,哪有一个项目上来就要卖掉一半币的?


但在当时项目量较少,且包装很好的情况下,仍然参与者众多。


当时的私募都是用以太坊进行,成本价折合2.7元人民币左右,募资获得的以太坊,将近5万枚,当时还引得项目方还大肆炫耀一番。

 

 


随后项目上线聚币大赌场,虽然聚币后来关停,无法获取K线,但良心哥从当时的贴吧里找到了韭菜们对项目方的吐槽。

 

 

 

你以为这样就算了?后来最低的时候跌到过1块钱。

 


随后传说中的94就来了,ugt面临退币和下架压力。

 

 

但作为哈尔滨工程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孙扬自然不想看着煮熟的鸭子还能飞了,于是玩起了太极。


一方面明修栈道,积极配合退币。据统计收来的奖金5万枚以太坊,只退出去了1.3万枚左右。


另一方面暗度陈仓,抓紧改头换面。先是将ugt更名为ugc,并且将总发行量上调至10亿,对投资者手里的币进行了1:10的兑换。然后将清退的1300万枚ugt折算成1亿枚ugc,在新币中进行了销毁。


如此一来,从表面上来就不能直接定义成ico,只是新老币之间的兑换罢了。时间节点上来算,ugc算是相对比较早的一批项目,本身定位不错的区块链游戏赛道,加上当时ico造就的千倍币神话,让很多人对这个项目愿意继续坚定持有。

 

 

在渡过了94危机之后,孙扬开始布下了一轮更大的局,为了下一轮的大事,团队甚至不打算准备过年了。


因为他们在1月初上线了OKex交易所。

 

 

随后在2018年的1月25日,ugc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


一方面,ugc的团队出席了嘉楠耘智的年会。

 

 

另一方面,在年会上的高调官宣,各种深度合作,高达10个亿的投资等利好,让持币用户像吃了春药一样兴奋不已,觉得这是区块链落地的实际应用,更觉得自己快要财富自由了。

 

 

投资者们本以为上了OK是利好,但没想到除了在开盘之后有过光辉时刻,随后就是一路下跌,最高的时候1.6元,最低的时候0.002元。


在去年的8月份,被okex下架。

 

 

良心哥在查阅关于ugc相关资料的时候,发现了前年和今年大家对这个项目的评价,总体来说,客观公正。

 


韭菜们被割了,自然是要维权的,而且在维权的过程中发现了很多之前没注意到的问题。


很多投资者反映,当时去ugc考察的时候,都是被拉到杭州市凯迪银座30楼的嘉楠耘智办公地点参观考察。


直白来讲,ugc团队就是在嘉楠耘智办公的。

 

 


这也能从另外一个侧面说明,为什么ugc能出现在了嘉楠耘智的年会上。


顺着这条线深究下去,良心哥发现了一些更深层次的东西。


除了ugc创始人张扬之外,不要忘了在嘉楠耘智年会上发表关于ugc演讲的ugc联合创始人李钧。


这位李钧的名头也足够唬人,经历也足够传奇。

 

 

 

如果你是老韭菜的话,肯定是知道壹比特的,就是当年那个在期刊里送比特币的杂志,李钧就是当时的CEO。

 

 

在壹比特的股东里,良心哥又看到了另外一个人——孙奇锋,他不仅仅是壹比特的董事长,也是嘉楠耘智的董事之一。


你咂摸咂摸这味儿:


孙扬和ugc团队在嘉楠耘智办公。


李钧在嘉楠耘智年会上给ugc站台。


李钧和孙奇锋是一家公司的。


孙奇锋的嘉楠耘智的董事。


虽然目前没有证据表明孙奇锋和孙扬之间有直接联系,或者说直接参与了ugc割韭菜的计划里,但不少受害者认为,孙奇锋才是真正的幕后老板,因为仅仅依靠张扬调动不了这么多的资源。


而且有一个佐证就是,孙奇锋的亲密合伙人孔剑平,在年会揭牌仪式时和孙扬紧密的站在一起。


从站位上来讲,他们属于一个阵营,而且孔剑平的地位还要高于孙扬。


ugc的善后工作也做的很彻底,首先是在18年的9月份就把公司注销掉了,并且顺道把控股公司也都一并注销干净。


先是在18年9月3号将重庆链资科技有限公司注销掉,然后在同月的25号将五一区块注销掉。

 

 


而就在这个月,嘉楠耘智公司内部因为北京帮和杭州帮不合产生内斗,最终以五名董事离任结束了内斗,而这五名董事里,恰好有孙奇锋和孔剑平。

 

在okex下架ugc之后,又上了其他的交易所,但是在韭菜们的不断施压之后,也被下架。


受害者们的不希望这个垃圾项目继续在二级市场上祸害人,也不希望孙扬到时候把锅甩给二级市场,他们要的是对当时项目的行为进行退币处理。


目前能对ugc项目直接负责的,也只有孙扬一人,据受害人反映,孙扬目前还在杭州,并未出国,这也算是个好消息。


而当年的明星项目,也只剩下了一个没有价格的标记。

 

 

 

 

来自: 币圈的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