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首页 黑乌鸦事件 查看内容
  • QQ空间

兑付延期、债转困难 网贷清退下PPmoney的多面难题

2020-9-25 11:27

 

网贷整治收官阶段,退出、转型成为行业主旋律。不过,网贷压降大潮下,亦不乏机构脚踩红线。根据监管披露,截至2020年8月末,全国在运营网贷机构仅剩15家。而作为广州唯一一家在运营机构,PPmoney近期兑付延期一事引发关注。值得一提的是,9月24日,多方信源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今年来,该平台仍在新增出借业务,且资产端贷款利率远超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

 

兑付困难

“之前很快债转完了,这次好几天了,怎么回事?”、“已经逾期12天了,客服和小P都让我再等等”……近两日,北京商报记者从多位PPmoney出借人了解到,PPmoney近期出现了兑付延期、债转困难、短期无法提现的情况。

据了解,PPmoney标的债转难这一情况在今年上半年便初现端倪。一出借人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早在4月,就有收到平台短信,可选择6-7折债转到期债权。“当时我就想到他们回款可能已经出现问题,于是毫不犹豫就转了。” 该人士称。

除了出借人所述的债转困难外,北京商报记者从PPmoney离职员工处了解到,PPmoney经营每况愈下,今年以来已经出现大范围裁员的情况。

北京商报记者登录PPmoney官网发现,目前“我要出借”一栏仍挂有多个投资产品,包括安心投服务、自助投服务和散标专区。其中,自助投是PPmoney为出借人提供的自动投标工具与服务,出借人授权加入自助投后,PPmoney将根据出借人的授权条件,在标的中进行匹配标的、循环出借、分散投标。

目前,自助投产品存在30天、60天、90天等不同期限的锁定期,只有期满后出借人才可申请结束服务,且结束服务的方式,是以“申请债权转让”的方式进行。PPmoney官网称,平台不保证债权转让时效,如债权转让未成功,则需持有该等债权直至对应的借款到期清偿;同样,安心投出借期满后也只能通过发起债权转让结束服务,转让成功与否视交易情况而定,平台不保证退出时效,亦存在债权未能成功转出的可能。

对于平台是否还在进行新增出借的情况,北京商报记者进入了亲测,注册登录后,平台页面确实显示有出借标的,用户在选择出借期限和金额后可点击“立即出借”。不过,在开通银行存管环节,因为“系统正在升级”,对出借行为进行了”拦截”。

众所周知,网贷行业自2018年末开启清退旋律,至2019年持续强调“三降”,截至目前,网贷存量风险仍在加速整治中。根据监管披露,截至2020年8月末,全国在运营网贷机构仅剩15家,无论是机构数量、借贷规模及参与人数已连续26个月下降。

不过,仅在2020年1月份,PPmoney还曾新增出借行为。北京商报记者从PPmoney平台一借款合同中发现,在一笔由PPmoney撮合发放的贷款中,其匹配的资金来源,来源于平台的出借人。

“在网贷行业三降的背景下,网贷机构主要任务应当是降规模、降人数。新增出借可能会造成风险的叠加。当前尚未有网贷机构完成备案,严格意义上来说,当前利用平台出借人的资金开展借贷行为,属于非法经营。” 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李亚如是告诉北京商报记者。

另一资深分析人士同样认为,从平台新增出借的目的来看,主要分为两方面,一种是试图以时间换空间,后续筹措到其他资金后稳妥结清存量;另一种则是“击鼓传花”,新增出借人就此被“套牢”。在该人士看来,从PPmoney现状来看,后者可能性比较大。

对于平台新增出借,以及兑付延期、大范围裁员等情况,北京商报记者尝试向PPmoney官方进行求证,但多次拨打客服电话均无人接应,同时向PPmoney多位高管电话求证,也未得到后者正面回应。

贷款猫腻

一面是出借端风波不断,另一面借款端也是争议满满。

近两日,借款人李方(化名)向北京商报记者反映,其于2020年1月26日通过PPmoney借款10000元,期限12个月,每期需还款1133.23元,其中包括每期本金833.33元、利息40元以及综合费用259.9元。北京商报记者采用IRR口径计算,该笔借款年化利率达60.94%,远超于此前法律规定的36%利率红线。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8月,最高法正式调降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以一年期LPR的4倍为标准,取代原来“以24%和36%为基准的两线三区”的规定。以最新一年期LPR报3.85%的4倍计算,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为15.4%。

此外,最高法强调,当事人主张的逾期利率、违约金、其他费用之和也不得高于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即出借人与借款人既约定了逾期利率,又约定了违约金或者其他费用,出借人可以选择主张逾期利息、违约金或者其他费用,也可以一并主张,但总计超过合同成立时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四倍的部分,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除了贷款利率偏高外,PPmoney贷款产品设置的“履约保证金”也让李方直呼“诡谲”。据其所属,尽管实际到账10000元,但李方卡中很快被扣了1000元的“履约保证金”。

李方称,该履约保证金协议是其与一家名为“深圳市及响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及响科技”)的机构签订。其中约定,为保障平台出借人顺利实现债权,根据综合评估,借款人应向深圳及响支付履约保证金1000元。如未支付,深圳及响将有权宣布借款人未还,并分6期收取该笔履约保证金。

不过,协议亦承诺,若借款人清偿全部还款项后,深圳及响科技将无息退还保证金,至于具体如何退还暂未说明。借款10000元,但通过履约保证金手段来变相收取费用,此举也被借款人质疑为变相收取砍头息。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深圳及响科技目前已更名为广东及响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系北海及信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及信集团”)旗下,与PPmoney属于关联公司,虽然在股权上与PPmoney并无直接体现,但PPmoney旗下多款产品均由深圳及响科技运营。

在李亚看来,砍头息属于在借款本金中预先扣除借款利息的行为,不过此案例保证金还涉及到期归还的问题,因此不能够完全理解为属于砍头息。但是,李亚也指出,“平台此类设定依然不合理。首先保证金的收取需要是否提前有明确提示告知;其次,保证金的收取是否变相的预先扣息;此外,借款本金是否要以实际到账金额为准;最后利息的计算依据是否要以实际到账金额为准。”

另一资深分析人士同样认为,贷款过程中,既约定了保证金,又约定了违约金,是不合理的。履约保证金存在砍头息嫌疑,应当根据目前最高法对于民间借贷的利率上限的最新规定进行调整。

谋变转型

尽管出借、贷款两端不讨好,但PPmoney仍在进一步谋变转型。

一方面, PPmoney今年3月相继注册成立了一家小贷公司和一家融资担保公司,正式取得小贷和融担两大牌照,当时就有业内解读称PPmoney在向助贷方向转型。

另一方面,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目前PPmoney旗下多个App均在发力导流业务,主要包括银行、基金、保险等类型理财产品,提供这一系列服务的平台为及信集团旗下财富管理平台招财蛙主推。

当前,无论是销售基金还是保险类产品,都需要相应的业务牌照。因此,为规避监管,大多数不备相应资质的网贷平台均会选择与前者达成合作协议,通过提供入口,也就是导流的方式,再由投资者直接向基金公司、保险公司购买基金、保险等的理财产品。

“为金融产品导流要先看是哪一类行为,如果销售行为,就需要获取相应的金融销售许可;如果属于广告行为,则需要考虑广告发布者是否具有相应金融业务资质,以及平台本身在未取得相应金融业务资质也不得宣传推广相关金融业务。”李亚称。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则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网贷平台转型导流比较常见,其中,针对借款人的导流目前门槛较低,但值得注意的是,针对投资人的导流,还是要需要注意业务的合规性,例如代销基金等需要有代销牌照,不过,若不触碰具体金融业务,而是纯广告展示,关键流程都跳转至持牌金融机构页面、在持牌金融机构的账户体系内开户投资,这一方式则更为稳妥。

“网贷退出转型没有捷径可走,转型前还是应持续关注存量资产维护与处置工作,包括借款项目的还款以及出借人的兑付等。”苏筱芮称,针对PPmoney后续发展,建议其认真遵照监管规定,稳妥处理存量项目后,再尽早确定转型方向。

原作者: 岳品瑜 刘四红 来自: 北京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