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首页 潘旭东财经说 查看内容
  • QQ空间

先哥说事:战斗至死,终是割地赔款,纳卡的屈辱我们也经历过

2020-11-16 14:31

 

 

 

All rights reserved 昨日财经夜读&潘旭东财经说

 

从我国最西边的国境线再往西,大概2400公里左右,一场惨烈的战争刚刚在那里划上了一个休止符。

 

这是一场无关我们生活的吃瓜事件,它的微不足道甚至不如“秋天的一杯奶茶”。

 

是的,关于战争的原因,该地的归属,在那些微弱的声音中,也分成两派,各说各的理。

 

然而今天,我忍不住描述一些纳卡战争(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的场景,不是说要选边站,而是面对这些场景,我们是如此的似曾相识,那些全民参战的悲壮、荒野遗尸的凄凉、割地赔款的无助、百姓的颠沛流离等等,这些战争的创伤和痛,我们也曾经经历过。

 

所以,当我身处于和平年代,读到有关纳卡战争的种种惨状,不自觉想起我们的祖国,止不住泪流满面。

 

幸哉!山河无恙;幸哉!生在这盛世年华。

 

撤离!不给阿塞拜疆留下一砖一瓦

 

根据双方达成的停火协议,亚美尼亚将放弃其在1994年纳卡战争中夺取的阿塞拜疆领土,虽然可以继续保留一条宽5公里的走廊,保持亚美尼亚本土与纳卡地区的联系,但亚美尼亚军队必须向阿塞拜疆军队移交克尔巴佳区、阿格达姆区和拉钦区。

 

亚美尼亚当地居民不得不从割让的地区迁移,大批当地居民被迫收拾行李依依惜别。根据亚阿两国达成的停火协议,亚美尼亚村民要在1115日前,从纳卡撤出,将这些土地归还给阿塞拜疆。

 

临行前,许多平民自发烧毁自家的房屋。不给阿塞拜疆留下一砖一瓦,是他们共同的心声。站在自家被烧成废墟的房屋前,很多人都在默默流泪,此时的他们是否心中充满了仇恨?

 

一位民众向《法新社》表示,"今天每个人都得烧毁他们的房子""这是我的房子,我不能把他留给突厥(亚美尼亚人常以此称阿塞拜然族)。"

 

查勒克塔尔(Charektar)以及其周边地区至少有数10幢房屋被烧毁,浓烟因此弥漫在整个山谷。

 

目前纳卡地区有数以万计的平民百姓失去了家园,沦为难民。在入境亚美尼亚的边境公路上,等待入境的车队已经排出了十几公里。

 

悲壮!已战至“弹尽粮绝”

 

持续数十天的纳卡战争暂时落下了帷幕,此次战斗造成包括平民在内的4000余人死亡、8000余人受伤,另有数万人沦为难民。

 

伤亡1.2万余人多吗?作为高加索地区的一个小国,亚美尼亚国土面积仅2.98万平方公里,比我国省域排名28位的台湾地区还小0.62万平方公里,不到宁夏回族自治区的一半,也不及浙江省的三分之一,更不要说内蒙、新疆、西藏了。其总人口仅306.25万人(20198月),仅相当于我国的一座小城人口。

 

给人留下最深印象的是阿塞拜疆出动土耳其援助的TB2无人机,基于其飞行高度优势,进入纳卡地区如入无人之境,肆意轰炸亚美尼亚军队的军事车辆、设施和人员。亚美尼亚没有可以对付该型无人机的防空武器,虽然在地面战斗中英勇顽强,却只能被动挨打,伤亡惨重。

 

(当年,台湾高空侦察机频繁侦查大陆腹地,要不是有从苏联引进的萨姆导弹,我们同样也是无可奈何。)

 

虽然,战争持续时间不长,却逼的亚美尼亚总理不得不送自己的儿子和妻子上战场,纳卡地区,上至老人,下至儿童都扛枪上了战场,这是何等悲壮。更有众多纳卡士兵宁死不降,甚至有些纳卡士兵将自己锁在阵位上,战斗至死。(如此地步,也是一个国家的悲哀。)

 

我敬佩他们的这种英勇,这也是逼不得已的决绝之举,但现代战争,除了勇气之外,国力和军力是何等重要。我们也曾经因为器不如人,只能拿命去顶,现在面对周边的潜在风险,我们能从容应对,还不是改革开放这几十年来,我们攒起了一些家底,提升了财力、科技和军力,才有了今天可以拿钱来顶。

 

不当亡国奴!亚美尼亚民众不满割地赔款,纷纷上街请战

 

丧权辱国啊,曾经的大清,我们也见过并承受着一个又一个不平等条约,不当亡国奴的呼声一直持续到新中国成立。这是曾经的中国,却是现在的亚美尼亚。

 

根据双方协议,亚美尼亚除了承认阿塞拜疆在纳卡占领大量的领土之外,还将向阿塞拜疆赔款500多亿美元。

 

500多亿美元,相当于亚美尼亚2019年国民生产总值136.73亿美元的近三点七倍,这也就意味着亚美尼亚将要在今后的很长时间里,偿还纳卡的战争赔款。在付出了巨大的人员损失、国力损失、丢失了大片领土之后,还要“主动地”赔偿对方的损失,这对亚美尼亚而言是何等屈辱!

 

1113日,大量的亚美尼亚民众冲向街头,抗议总理帕欣扬与阿塞拜疆签署停战协议,割让亚美尼亚领土,他们高喊血战到底不当亡国奴撕毁不平等条约誓死不投降等口号,纷纷向政府请战,要求走向战场与阿塞拜疆血战到底,绝对不当亡国奴。

 

此前,愤怒的抗议者冲进了议会大厦,亚美尼亚议会议长阿拉拉特·米尔佐扬被抗议者打成重伤,不少政府部门也被抗议者冲击破坏,亚美尼亚总理帕欣扬则不知所踪。

 

割地赔款,我们并不陌生。《广州和约》(第一次鸦片战争赔款)赎城费600万银元,英国商馆损失费62372银元;《南京条约》赔款英国白银2100万两;《北京条约》对英法各赔军费白银800万两;中俄《伊犁条约》,赔款900万卢布,折合白银3000万两;中日《马关条约》,赔款白银2亿两外加3000万两白银给日本以"赎还"辽东半岛;与英法俄日意德美奥西荷比11国签订《辛丑条约》,赔款45000万两白银…………直至赔款支付到1938年时终止,实际共支付赔款6亿5237万余两(还有那些在战争中被掠夺走的财物,数不胜数)。赔了这么多钱,我们却丢了旅顺、丢了青岛、丢了香港、丢了台湾……丢了圆明园!

 

不当亡国奴?国力所限谈何容易。

 

随着俄罗斯军队进入纳卡地区,该地似乎能够恢复和平,但深埋于两国人民心中的仇恨将更加深刻,亦如我们的历史,我们的战争,我们的悲壮,和平从来都是暂时的,战争是人性的弱点,仇恨是血液里的种子。

 

我祝福纳卡地区的民众能重新过上自己的平静生活,更希望我的祖国能持续和平、繁荣,在2020这个艰难的年份里,愿我们大家能够团结一心,共度时艰。

 

原作者: 潘旭东 来自: 昨日财经夜读